信心比黄金都重要—记心连心禾力能源公司总经理范子久-凯发娱乐官网

新闻资讯

news xinlianxin

信心比黄金都重要—记心连心禾力能源公司总经理范子久
发布时间:2019-08-09 点击次数:723 字号:t|t

image.png

日子到了2013年,过了元旦,心连心的分管领导找到了范子久,让他担任心连心下属玉源公司(禾力能源公司前身)的老总。范子久想都没想,一口就婉言谢绝了。要说范子久是玉源公司的元老,1982年糠醛厂刚建厂(玉源公司前身)的时候他就是第一批员工。整整30年,他没有离开一步,其间,他上过北京林业大学的糠醛培训班,在郑州工学院脱产读了两年化工工艺大专,在这里,没人比他对公司感情深厚,没人比他对糠醛产品的技术和发展高深和熟知。他回绝自有他的道理和哀怨。此时的玉源公司已是一个负债率高达129%的濒临倒闭企业,新乡小冀镇和古固寨的两个分厂最高年产量才5500吨,不及人家一个厂的产量,况且两个厂的设备都已年久失修,古固寨分厂的4台锅炉带病运行,无法保证正常生产,两个分厂的废水蒸发器故障频发,濒临报废,整个生产装置处于行业末端。公司的内蒙古分厂被当地政府强制搬迁。迫于压力,内蒙古人员除两人留守看门外,其余全部撤回新乡。古固寨分厂也因园区规划问题被政府列入搬迁企业名单。内蒙古分厂的64名员工已有3个月没发工资,新乡两个分厂164人已欠两个月工资。而此时整个糠醛市场产能过剩,行业无序竞争,市场价位倒挂。有人形容说,一根稻草就可以把此时的玉源公司压死。

心连心公司的领导也深知玉源公司的处境,由于各种主客观因素玉源公司走到了悬崖边上。企业有生有灭,但玉源公司还不到无可救药的时候,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背水一战。公司领导想到了范子久。事在人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故事不是古人的专利。他们一次次找范子久,最后一次三个公司领导面对面看着范子久。范子久的心被打动了,其实他的心本就没有死,毕竟30年感情时刻在折磨着他,他就范了。心连心公司派出了一个大将——原心连心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步文为他助阵。

2013年2月1日,临危受命的范子久到玉源公司就位,这时离春节还有9天。心连心公司领导对范子久说,不是公司心狠,按财务规定,糠醛公司还欠总公司4600万元,所以不要奢望公司的钱袋子。范子久扒拉扒拉糠醛账上还有120万元资金。百废待举,这钱让范子久几个夜晚脑汁挤得生疼,什么地方是当务之急呢?春节前夕,他召开了就任的第一次全体职工大会,说了两件事:第一向全体员工承诺:和大家一道,拼死拼活也要干出个样子来,两到三年爬出这个坑,放眼未来,建设行业一流的万吨糠醛系统;第二补发拖欠大家的工资,并按规定上涨工人工资,人均提高工资350元/月。群情振奋,谁也没想到范子久的120万是这样出手的,许多本来准备散伙的工人决定先不走了,看看有钱先想着工人的范子久下一步怎么走。

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的早晨,范子久都是在厂里过的。心连心董事长刘兴旭初一的早上到玉源公司去给范子久拜年,看见办公室的水泥台阶都碎了,刘兴旭问怎么不修一修,范子久说这个要花300块钱,公司钱紧。刘兴旭看到了粉碎车间露天,许多设备管道保温大面积裸露,赫色的管道长满了铁锈,刘兴旭鼻子犯酸。事后刘兴旭在范子久的《工作计划手册》上批到:“信心比黄金都重要”。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开工必须有钱,哪有钱?银行。范子久不能免俗,他要请银行的人喝酒,他从来烟酒不沾的,但在2013年的春天,55岁的范子久大开酒戒,喝的最多的一次他让人抬回了家里,也把500万的贷款弄到了公司的账本里。

在科技发展的今天,糠醛产业的技术含量是不高的,原材料玉米芯在华北东北满眼皆是,大的企业对糠醛不屑一顾,所以在2013年全国400多家糠醛企业里多是中小企业,而且多急功近利,一是产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是许多企业在低端产品里徘徊不出来。上过大学的范子久知道,糠醛的产品有200多种,但高端产品生产的极少。比如,香料、石油溶剂、医药等等。范子久要搞差异化的发展战略:“别人没有什么我生产什么,大企业需要什么我生产什么。”范子久开始了全国的奔跑,拜访全国知名的大企业。到了那里放下本来就没有的架子,一杆子插到车间,问人家要什么,有没有特殊要求。钱不必马上就给,缓一两个月无妨。大企业在乎你的尊重和敬仰,于是,范子久拿回了共23家中高端企业的糠醛高附加值订单。2015年年底,玉源公司完成了符合所有中高端客户差异化需求的产品研发。到了2016年年底实现了差异化产品全覆盖销售,基本形成了”你无我有,你有我优”“一户一策”的产销一体化管理模式。

一方面差异化销售,一方面节能挖潜,降低生产成本。行业内第一家使用化工企业副产品代替工业浓硫酸,糠醛成本降低15元/吨,改变糠醛水解反应让吨醛生产成本又下降68元,原料玉米芯消耗持续降低,到2015年每吨糠醛消耗玉米芯降低了69公斤。一上一下,使玉源公司的生产起死回生。到了2015年年底,公司年产量达到了6638吨,收入达到6130万元,净利润由2013年的负155万元增长到430万元,恢复了公司造血功能,胜利完成了范子久上任时“三年爬出这个坑”的诺言。

要想从根本上让公司走出困境,在行业上领先并保持长久的强势就必须在产量上有较大的增长,就必须多业发展,让糠醛和发电联姻,走生物质(糠醛渣)热电联产项目。为此,公司筹备新三板上市,2015年,玉源化工公司更名为禾力能源公司。

上年产一万吨糠醛项目始终是范子久的梦想,只有上了一万吨,公司才能站住脚跟,才可能有后续的大发展。从2013年上任伊始,范子久就一边爬坡,一边酝酿万吨计划,2015年,范子久开始跑万吨项目,但有关部门曾一口封死,理由是糠醛属停批项目。范子久一次次往省里跑,办公室门口等,会议室门外截,前前后后往省里跑了三十多趟,最后在主管部门领导的在安阳的一场会议中,范子久在领导住宿的宾馆等了整整一天,领导才听其陈述。范子久把自己不是上项目而是拆旧换新产能置换的方法有理有据的道来,最终领导点头签字同意,范子久的“长征”终于有了结果。

生物质发电项目的审批是一个更长时间的“长跑”,从2014年开始,直到2016年11月结束,往省里主管部门跑的已经无法计数。一山更比一山高,如果稍稍松懈,如果气馁,必将前功尽弃,范子久相信胜利就在最后的努力之中,天不负,他又终于成功了。

跑的事情还有很多。在一次次奔跑和苦口婆心的游说中,2017年,禾力能源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奠基,项目建设历时9个月,比行业同规模项目建设周期提前18个月完工,不仅打破了行业技术壁垒,同时也创造了新的行业记录。2018年3月,万吨糠醛和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一次投料、点火、发电并网成功,从此开创了禾力能源公司发展的新纪元。

生产糠醛产品,利用糠醛的废渣发电,发电产生的热气供暖,最后燃烧的灰烬做复合肥原料。物尽其用,不仅效益大增,而且环保,得到了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2018年,禾力能源公司被河南省批准为第一批高新技术企业;2019年被批准为河南省先进制造专项资金支持项目;被国家能源局列为全国生物质热电联产县域清洁供热示范项目。

2019年禾力能源资产总额达37266万元,利润总额达3550万元,缴税1954万元。

6年,范子久在心连心集团公司领导的支持下,以“信心比黄金都重要”的理念,把一个奄奄一息的企业救活了,而且硕壮地站在了行业的前列。这是一个现代的奇迹和神话。

范子久,难为你了,辛苦你了,向你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