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听骂声不听哭声 ——记心连心新疆公司安全处副处长赵民希-凯发娱乐官网

新闻资讯

news xinlianxin

宁听骂声不听哭声 ——记心连心新疆公司安全处副处长赵民希
发布时间:2019-09-05 点击次数:687 字号:t|t

image.png

1995年赵民希部队复员到心连心工作,当了11年的操作工,2006年的时候,他成了干部,到一分厂当原料管理员。他没有满足管理员的位置,总觉得自己还有上升的空间,在心连心上升的途径只有学习和努力工作,于是他上了河南科技学院三年的经济管理专业,在媳妇的支持下花3000元自费到北京学习安全管理,从2006年到2012年的日子里,他通过了国家质量管理体系、国家环境管理体系、国家职业健康安全体系的注册,2010年,他拿到了最关键的国家注册安全工程师,这是他走向更大空间和平台的一个通行证。2012年7月,心连心的领导征求他的意见,愿意不愿意到新疆工作,负责新疆建设的安全,领导说,给你3天的时间考虑,赵民希说,不用3天,我现在就回答,去!那一年,他42岁。

赵民希到新疆的时候,心连心建设工地正全面铺开,一片热气腾腾的建设场面,工程争时间抢进度,各施工单位也是披星戴月,争取早完工、早拿钱、早回家。各施工单位领导也讲安全,但领导百事缠身,安全没人具体管理,安全也就成了一句口号淹没在机械隆隆的喧嚣里。赵民希个子不高,本来就有点黑,新疆的太阳一晒尤其显得黑小。面对最多时候的37个施工单位,七八千施工工人,70多辆吊车,27个塔吊,安全从哪里抓起呢?他看见不安全的事件比比皆是,有不戴安全帽的,有不系安全带的,有工具乱拿乱放的,有在不准吸烟的地方吸烟的。施工单位来自全国各地,有许多民工根本就没有安全意识。于是赵民希决定先从安全培训抓起。他根据国家安全施工的有关规定结合新疆建设的具体问题,自己编写了一个安全规章制度,发到了所有的施工单位,要求每一个单位都要组织学习,他还亲自到工地给单位讲安全课,刚开始工人不愿听,施工单位老板更不愿听,觉得老生常谈耽误时间,谁知赵民希一讲还真受欢迎。他对工人说,钱重要还是命重要?你不讲安全残废了、死了把谁坑了,把你爹你娘你老婆孩子坑了。他对施工单位老板说,你不讲安全,你工地上要是死了人,赔一百万是小,住监狱都有可能,你千里迢迢到新疆死一个工人你就白干了,说的大家都点头称是。

赵民希在每一个工地都讲安全,都监督安全,弄得没多长时候大家都认识了赵民希。赵民希看见违章作业的坚决罚款,有老板不交,赵民希找心连心公司领导寻求支持,领导说坚决支持,谁不交罚款工程款不结帐,而且结的时候两倍罚款,施工单位的老板都老实了。也有罚了款的工人背后骂赵民希,赵民希说,我宁愿听骂声不愿听哭声。2013年5月22日,一个施工队在给控制化验楼粉刷墙体时,一个工人因为脚底踩空,瞬间从29米高的架板上坠落,一根安全带牢牢的把他悬在了半空,工人的命保住了。还有一次,一个工人高空给厂房打孔,由于电气钻钻到了钢筋,巨大的反弹将工人震落到甲板,幸亏有安全带在身,工人才化险为夷。事后工人都说,是赵民希给了他一条命,施工单位的老板也说,赵民希是我们不掏钱的安全员。

工人们爱起绰号,刚开始赵民希罚款工人说他黑,也有赵民希脸黑的原因,工人背地里喊赵民希“老黑”,赵民希不介意,包公就是老黑,执法刚板直正,一开始“老黑”有贬的意思,慢慢时间长了,又出了几档工人死里逃生的事,“老黑”就有了褒的味道了。现在工人一看赵民希来了都下意识摸摸头上的安全帽,有开小奔马飞快拉货的一看见赵民希就像看见了红灯,立马刹车缓行。赵民希讲安全也讲工程进度,他说安全和进度没有矛盾,比如挂安全带,因为铁架有十字接头,工人作业要频繁系挂安全带,赵民希说,其实架一个长管子,把安全带扣在长管子上就可以不用老去挂安全带了,类似这样的办法赵民希还学习思考了许多。他说讲安全不能老说这样不行,还要会说怎样才行。在吊装、动火、吊篮、基坑防护、用电等等诸多安全问题上赵民希都有规定的办法和灵活的安全措施,心连心董事长刘兴旭表扬赵民希说,你干成安全专家了。

监督是施工安全的一个重要方法,几千人总有不懂规矩和不守规矩的,监督就显得尤为必要。心连心新疆工地长一公里多,面积共有1200亩,每天巡视两遍,爬高上低,赵民希累得不轻。其实没有人监督赵民希,他去与不去谁也不知道,睡到日上三杆也可以,要自己监督自己。只要在新疆,赵民希没一天偷懒。他要哪一天不去,工人都觉得是个新闻。赵民希总不愿离开工地,觉得离开了心里就不踏实,新疆公司搞了20多次活动他只去了一次,每年公司都有三次探亲假,他2014和2015年都只回去过一次,而且都没有住够公司规定的10天假期。赵民希的父母都80多岁了,说孩子在新疆,去新疆旅游吧!赵民希没时间陪他们,给他们报了一个旅游团,让老人自己旅游去了。老婆几年前得了一场大病,身体虚弱,换个电棒都要找人。那年带着女儿来新疆半个月,赵民希没时间陪老婆孩子,一天也没去转过,就在心连心所在的玛纳斯县呆到回家。上小学四年级的闺女哭着说,以后再也不来新疆了。夜深人静的时候赵民希想想,想掉眼泪,自己离家3000多公里,顾不住爹娘,爹娘来了也没好好孝敬。

赵民希每天就在工地不停地走,一开始他先走地上的工地,最后上150米高的烟囱和110米高的造粒塔,但往往到最后上塔的时候他就力气不多了,咬咬牙还要上,烟囱越往上地方越小,到最高处架子感觉都在摇晃,本来就无力的腿打哆嗦,更不敢往下看。后来赵民希聪明了,每天先看两个塔,完了再看地上的工地。工地上水泥石子哪哪都是,走路费鞋,赵民希是新疆工地走路最多的一个,他平均不到三个月就要走坏一双鞋。

赵民希办公室的灯往往最后一个灭,他每天晚上坚持写“安全日报”。新疆本来就黑的晚,回到住的地方差不多十一二点了,想给老婆打个电话吧,想想家里肯定是深更半夜了。

新疆工程完了的时候,新乡和新疆的领导都有一个共同的评价:最好、最快、最安全。